呼和浩特新闻网 >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 首府资讯 > 呼和浩特要闻 > 正文

抚州治高度近视眼手术,抚州激光治近视,抚州治高度近视眼

抚州治高度近视眼手术,

  ■本报记者矫月

  一夜间,*ST弘高同时披露了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甄建涛、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王慧龙及公司证券事务代表高宇已递交书面辞职报告的消息。半年间,公司前前后后相继聘任了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三家会计师事务所。

  换完审计再换高管,自从*ST弘高2016年年报难产后,公司就开始更换审计所,一家不管用,再换一家。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理论上,审计机构不会因为不同机构就会对同一财务报告出具不同的审计意见。上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应更多考虑如何改善上市公司经营业绩状况。

  年报“非标”三换审计机构

  回顾*ST弘高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的前因可知,一切根源皆在2016年年报“难产”。

  2017年3月29日,*ST弘高公告称:“原聘任的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预期可能无法按时完成公司的财务报表审计工作,已协商一致解除审计协议,后聘任上会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机构。”

  对于聘任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机构的原因,*ST弘高称:“考虑到其以前年度持续为公司提供审计服务,对公司情况非常了解。”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在2017年2月份,公司才刚刚将审计机构由上会会计师事务所更换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然而,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又重新将上会会计师事务所聘了回来。同时,公司还将年报预约披露时间由2017年4月18日推迟至4月29日。

  这下好了,有个了解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审计公司年报,公司应该高枕无忧了吧?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公司2016年的年报依旧没有搞定。

  4月29日,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ST弘高有着不同的意见。

  在*ST弘高5月31日的公告中可见,公司与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对内控问题的表述出现不同的理解。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称,*ST弘高内控出现“重大缺陷”。而*ST弘高则称,企业内部控制制度“不存在重大缺陷,只是在2016年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偏差”。

  同时,公司还解释称:“在企业内控执行过程中由于财务人员更迭,新来的财务人员对公司工程项目缺乏了解导致财务核算时相近项目名称和相同甲方的不同项目回款记录错误,影响了单个项目的收付款财务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证券日报》记者发现,面对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指出的问题,*ST弘高则在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公司董事会拟启动相关解决方案。”其中一条解决办法就是“继续或重新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2016年年报进行审计”。

  而最后一语成鉴,刚刚上任不到三个月的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因对公司2016年年报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而“被炒”,而新上任的审计机构则是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公司表示,公司董事会已同意聘请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6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及相关专项报告进行重新审计。

  6月9日,聘请新审计机构的议案已经通过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而据6月10日公告显示,该议案将于6月27日在临时股东大会上提出并进行投票。

  同时,《证券日报》记者还发现,*ST弘高在认识到财务总监缺失对年报审计的影响后,终于在6月8日召开董事会审议并聘请了新的财务总监。但与此同时,公司收到了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离职的书面报告。

  年报“非标”被*ST

  因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自2017年05月03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弘高创意”变更为“*ST弘高”。

  对于解决办法,公司称,董事会拟启动相关解决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对2016年度会计数据的重新梳理、各类证据的补充完整、加大询证函的回函率、补充完善各类项目资料、重新梳理公司的内控及各项流程以及继续聘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或重新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2016年年报进行审计等),加强财务部门的团队建设,提高公司财务管理和财务核算的能力,积极、有效和稳妥地消除上述事项及其后果。

  不到半年,*ST弘高的审计机构就换了三家,那么,公司2016年的年报会被新的审计机构通过吗?

  有注册会计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年报能否通过这要看审计机构自己的评定标准了。该人士表示,由于每个会计师事务所有自己的评定习惯,因此,有可能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认为重要的材料,而另一家机构觉得没有也可以。

  “对于严格要求的会计师事务所来说,财务资料不完整一般都会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但也有例外。”上述注册会计师向记者称:“如果审计机构通过了公司年报的审核,一旦公司以后年度出现问题,该审计机构也将因此承担相应责任。”

  *ST弘高2016年的年报为何会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呢?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原财务总监离职、财务部关键岗位人员出现离职和变动;未能取得全部真实可靠完整的经营和财务资料的情况下,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的此次审计可以说是要人没人、要物无物。

  高溢价重组资产达标成问题

  有分析人士指出,审计机构在“非标”意见中所指出的关于弘高设计的问题可以追溯至4年前的“借壳”重组。

  2014年,弘高设计28亿元成功借壳东光微电并登陆A股。当时,置入资产弘高设计100%股权预估值为28亿元,比所有者权益账面金额4.26亿元(未经审计)增值556.51%。

  公司在重组方案中称,置入资产的估值较账面净资产增值较高,主要是由于建筑装饰行业未来具有良好的发展空间,弘高设计近年来业务发展快速,盈利水平快速提升,整体业务布局清晰,未来前景可期;与此同时,弘高设计系国内知名建筑装饰企业,竞争优势较为显著。

  同时,交易对方承诺拟置入资产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实现的净利润(以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者为准)分别不低于2.19亿元、2.98亿元、3.92亿元。若置入资产在前述年度的实际盈利数额未达承诺,交易对方应向上市公司补偿相应股份。

  回顾近三年的业绩情况,2014年上市公司实现年度业绩承诺,2015年业绩不达标,2016年则处于尚未可知的状态。

  有市场人士指出,如果一旦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那么,弘高设计2016年业绩将无法完成对赌承诺。